柏舟独旦

没钱还爱买,长胖还贪吃,人丑还颜控。

你的责任,我的尊严

各种穿马路:

上大学的时候还担心过自己可能会嫁不出去,真嫁不出去的时候反而并不担心了。


前两年人找我当伴娘,都是我妈帮我推,“我姑娘已经当过两次了。”


这两年同辈的姑娘都结婚了,小一点的,多是笑眯眯地递上请贴。


见过一次对单身公开行刑的,婚礼司仪在上面撕心裂肺地喊,“请在座的单身站上台来。”


笑嘻嘻的姑娘小伙儿们推推搡搡上台。


大概是觉得人数太少不够热闹,司仪继续大力呼吁,“还有没有。”


有好事者叫我名字,“xx在上面等你。”


xx是我前男友,彼时他也单身,我也单身。


人似秋鸿来有信,事如春梦了无痕。已约江湖再不见,故人不用赋追魂。


简直是像噩梦一样的经历,被言语和恶意绑架,太能理解今天的柳岩。


身为女性,身为公众人物,必然是不能撕破脸,最好还要息事宁人。单次的博弈可以不顾后果,多次的博弈只能选择最优。就算她明天发声明表明自己不在意,我也依旧对她感觉怜惜,并告诫自己,做贾玲做的。


那场令人尴尬的婚礼上,就连最亲近的女性朋友都催我,让我上去。


开玩笑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
开玩笑嘛,我凭什么要当你的笑料?


刚烈点的,脱了鞋呼上脑门。


温和点的,哭呗。


是的,哭,我建议你哭,嚎啕大哭,不依不饶地哭,哪怕别人说你开不起玩笑,使劲地哭。哭到所有人都下不来台,哭到所有人讪讪而归。你当我是个玩物,当我是个弱者,那眼泪也是我的武器。


当然,这只是最表面最直接的抗争方式。


我们的前辈,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努力,为我们创造了今天的生活。每一个姑娘都是既得利益者,都有为后人创造权益的责任和义务。


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一想,都是为自己未来的遭遇着想。


one for all是你的责任,你的权利,你的义务。


别把它变成男人的特权。

评论

热度(418)

  1. 幸运之枭淡楠jaywalker 转载了此文字